千羽星尘

我挖坑,我快乐。

你若为王,我定为臣(1)

       那天冰封千里雪舞满天。
       雪凛拿起母亲已死的急迅手渐渐握紧又渐渐轻开。
       仓凉一笑:“父亲果真还是为了那女人对母亲下手了吗?”
       记起那姓羽的女人没来之前他是怎么说的?好像是对母亲许下了一世的承诺吧。如今可真是嘲讽……
       “你在这干什么?”一个声音打断了雪凛的思考
回头一看却是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
         那是雪凛和风刃第一次与相见,却不知对方是此后一生的牵绊。
          “那你在这干什么?”雪凛反问。
          “这雪梅阁今日梅花盛开自是来赏梅的。可我看你的表情又与之不符便上前来问了。”
          风刃虽只有十四说话的语气却似成人。
          雪凛又细细打量了一下眼前之人。
          五观如雕刻出来的一般完美,气质儒雅如画中走出的仙人一般,那双眸子中灿若星辰让人不由自主陷入其中。
          皮肤很白应当不是军人。
         不是军人却可在这军营中加上一身华贵的气质让雪凛想到了皇族。
         此人年龄又小而羽皇又只有两个儿子八九不离十是小皇子风刃了。
          行了一礼“臣雪凛见过皇子殿下”  “那用叫我皇叫我风刃便好,现在可以说一说你为何在此了吧?”……
           “那……雪凛你……可想这为你母亲复仇?”风刃放下酒杯对雪凛说。
            苦涩一笑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不了,霜儿还小” 
            “你……”风刃刚开口便被雪凛打断了“你不用劝我了,至少在霜儿长大之前我不会去想这件事的。”
           “我只是想说你喝的是我的酒杯。”风刃扶额无奈的说。
            两个少年对视良久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哈哈!”
             少年,看顺眼之人便可交朋友不似成人要思前想后,担心很多事。而此时交的朋友便是一生至友。
              “风刃走,我带你去看练习场。”雪凛伸出手来。握住那只手,笑道“好。”紧握住的两只手一握便是一生。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