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星尘

我挖坑,我快乐。

(2)

       “佛爷,发生了什么事?”张副官走进来说到。
       张铭恩一看到那张脸瞬间懵了内心一万条弹幕闪过:什么鬼?是cosplay吗?但为虾米这么像?是老妈其实生了双胞胎?那我是哥哥还弟弟呢?不对话提跑偏了……
      张启山用手指了指张铭恩:“副官,你是否还有个胞兄弟?”
      张副官摇了摇头统:“并无。”
      “那此人又是谁?”
      张副官看了之后也是一脸的懵:“佛爷这是?”
     “这也正是我要问你的。”张启山扶额
     “所以你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八爷推了推张铭恩问他。
     而懵恩还迷失在自己的弹幕世界无法自拨,“嘿小子我问你话呢。”八爷又用力推了推张铭恩
    “啊?啊?你刚才问我什么?”张铭恩一下子回过神来,习惯性的前后张望。
    “我问你小子是什么来路?”
    “哦哦,大家好,我叫张铭恩,是一个演员。”张铭恩条件反射的回答到。
     …………
    “哪你又为什么和副官长这么像?”张启山问到
    张铭恩又顺利的懵了内心os:这算什么问题?张副官不就是我演的吗?话说我不会穿越了吧?可我只是睡了一觉啊?传说中的雷劈呢?电击呢?再不及最少也要车祸不是吗?就这么普通,一点也不华丽……(以下吐糟n字)
   “呃,我天生就长这样。”
   …………张启山听到这个问答内心闪过一万种念头:突然好想打他,这是正经的回答吗,能不能要点紧,不对我是佛爷,堂堂九门之首,要平静要平静。
   “佛爷过来过来,副官你也过来。”八爷拉了拉两人
   “八爷你干嘛?”“你小子过来就是了那这么多干什么?”
    三个人背着张铭恩凑成一堆。
   “副官你真的没胞兄弟?”八爷又问了一次。
    “八爷我骗你们干什么?”副官表示我能怎么般?我也给无奈啊!
   “莫不是本家又研究出了用血造人的方法?”张启山想到族中的那群长老的研究精神,不禁打了个寒颤。
   “也是有可能的,而且他还姓张。”副官点头赞同。
   “可照你们这么说,他为何又会出现在张府?”八爷疑问到。
   张副官想了想回头看了一眼张铭恩:“会不会是本家出了什么事?必竟本家己经很久没信了。”
    “会不会是你们家派来帮助你们的,这小子虽然长的像只兔子精似的,但说不定和个副官一样是个切开黑。”
    “八爷,说谁兔子精呢?”副官对着八爷笑了笑,标准的露出了兔牙:“八爷你还没吃饭吧,要不留下来让我好生招代招代。”
    “别别别我吃过了吃过了,刚才我谁也没说,谁也没说。”八爷讨好的笑了笑
    内心继续os:还说自己不是兔子,不是兔子你露什么兔牙?露什么兔牙!你个切开黑,要不是我没有武功,我早就打死你了,话说九门中人几乎都会武功为什么就我没有?唉?好像我以前学过,但我现在为什么就不会了呢。好无奈啊,可还是要微笑。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张铭恩见他们背过去说了很久问到
    “ 副官就让他先住在你那吧。”张启山对副官说到。
    “可是”副官说到一半就被八爷打断了。
    “副官可是什么可是,你自己闹出来的人命要自己背。”
     副官心中一万头草泥马飞过:什么鬼?我闹出来的人命,我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的儿子了?这事我怎么不知道,我有这么老吗?我只有二十多岁好吗?以血造人是直接造成人还是孩童呢?如何是孩子那因该算是兄弟吧?但如果是成人的话,好像真的是我儿子,可是我才二十多呀!好烦燥。
    张铭恩也是很懵,唉?好像从穿越到奶恩一直很懵:闹出的人命是指我吗?我什么时候多了个爹?
    “算了副官,他也算是你的咳咳儿子,你就照顾他吗。”
    “是,佛爷。”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