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星尘

我挖坑,我快乐。

(2)

       “佛爷,发生了什么事?”张副官走进来说到。
       张铭恩一看到那张脸瞬间懵了内心一万条弹幕闪过:什么鬼?是cosplay吗?但为虾米这么像?是老妈其实生了双胞胎?那我是哥哥还弟弟呢?不对话提跑偏了……
      张启山用手指了指张铭恩:“副官,你是否还有个胞兄弟?”
      张副官摇了摇头统:“并无。”
      “那此人又是谁?”
      张副官看了之后也是一脸的懵:“佛爷这是?”
     “这也正是我要问你的。”张启山扶额
     “所以你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八爷推了推张铭恩问他。
     而懵恩还迷失在自己的弹幕世界无法自拨,“嘿小子我问你话呢。”八爷又用力推了推张铭恩
    “啊?啊?你刚才问我什么?”张铭恩一下子回过神来,习惯性的前后张望。
    “我问你小子是什么来路?”
    “哦哦,大家好,我叫张铭恩,是一个演员。”张铭恩条件反射的回答到。
     …………
    “哪你又为什么和副官长这么像?”张启山问到
    张铭恩又顺利的懵了内心os:这算什么问题?张副官不就是我演的吗?话说我不会穿越了吧?可我只是睡了一觉啊?传说中的雷劈呢?电击呢?再不及最少也要车祸不是吗?就这么普通,一点也不华丽……(以下吐糟n字)
   “呃,我天生就长这样。”
   …………张启山听到这个问答内心闪过一万种念头:突然好想打他,这是正经的回答吗,能不能要点紧,不对我是佛爷,堂堂九门之首,要平静要平静。
   “佛爷过来过来,副官你也过来。”八爷拉了拉两人
   “八爷你干嘛?”“你小子过来就是了那这么多干什么?”
    三个人背着张铭恩凑成一堆。
   “副官你真的没胞兄弟?”八爷又问了一次。
    “八爷我骗你们干什么?”副官表示我能怎么般?我也给无奈啊!
   “莫不是本家又研究出了用血造人的方法?”张启山想到族中的那群长老的研究精神,不禁打了个寒颤。
   “也是有可能的,而且他还姓张。”副官点头赞同。
   “可照你们这么说,他为何又会出现在张府?”八爷疑问到。
   张副官想了想回头看了一眼张铭恩:“会不会是本家出了什么事?必竟本家己经很久没信了。”
    “会不会是你们家派来帮助你们的,这小子虽然长的像只兔子精似的,但说不定和个副官一样是个切开黑。”
    “八爷,说谁兔子精呢?”副官对着八爷笑了笑,标准的露出了兔牙:“八爷你还没吃饭吧,要不留下来让我好生招代招代。”
    “别别别我吃过了吃过了,刚才我谁也没说,谁也没说。”八爷讨好的笑了笑
    内心继续os:还说自己不是兔子,不是兔子你露什么兔牙?露什么兔牙!你个切开黑,要不是我没有武功,我早就打死你了,话说九门中人几乎都会武功为什么就我没有?唉?好像我以前学过,但我现在为什么就不会了呢。好无奈啊,可还是要微笑。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张铭恩见他们背过去说了很久问到
    “ 副官就让他先住在你那吧。”张启山对副官说到。
    “可是”副官说到一半就被八爷打断了。
    “副官可是什么可是,你自己闹出来的人命要自己背。”
     副官心中一万头草泥马飞过:什么鬼?我闹出来的人命,我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的儿子了?这事我怎么不知道,我有这么老吗?我只有二十多岁好吗?以血造人是直接造成人还是孩童呢?如何是孩子那因该算是兄弟吧?但如果是成人的话,好像真的是我儿子,可是我才二十多呀!好烦燥。
    张铭恩也是很懵,唉?好像从穿越到奶恩一直很懵:闹出的人命是指我吗?我什么时候多了个爹?
    “算了副官,他也算是你的咳咳儿子,你就照顾他吗。”
    “是,佛爷。”
 

向阳花

        “佛爷喜欢我,佛爷不喜欢我,佛爷喜欢我,佛爷……”张副官正扯着花的花瓣一片一片的数,等数到佛爷喜欢我的时候,花瓣最后一片被扯了下来。
       张副官愣愣地看着手上的花瓣,呆了一会儿,笑了出来。佛爷喜欢我太好了。这就去告诉启山哥不过他肯定会笑我幼稚。不管了,不管了。我这就去。
        刚走到张启山的房门前,听见尹新月与张启山正在温存的声音,对自己嘲讽了一笑就算佛爷喜欢自己又如何呢?他使终是成亲了,用力握紧了手上的花瓣,是向阳光的花瓣呢,永远向着自己的光明却触碰不到。









向阳花的花语――忠诚,信念,沉默,不能告白的爱

(1)

          “终于杀青了,走小恩恩,今天哥请你吃东          西。”胡耘豪听到卡的一声后对张铭恩说。
          “好啊好啊!吃什么?”本来一脸疲倦的张铭恩听到有东西吃两眼放光,就差流口水了。仿佛美食就在眼前一般。
          “吃火锅怎么样?”
          “唉?可是会长痘啊!海鲜怎么样”
          “可海鲜多数有壳,吃起来好麻烦的。”
          “也是,太麻烦了。”
           ……
          一旁的王闯听到两人的对话走过来对正兴致勃劲谈着等下吃什么的两只吃货泼了一盆冷水:“别想了,等下有祝顺利杀青的聚会,每人都要去,你们还是先回去打扮一下吧。”
          心里想:吃东西还不带上我,啍!才不告诉你们还有四个小时聚会才开始。
           对面走来了一个人影,正是王美人,见她正往张铭思那边走怕自己的整人计划被识破便叫往了她:“王美人,你去和张铭恩他们说聚会的事吗?”
          王美人停下了脚步,朝王闯说:“是啊,这两小孩从不关注除了吃,玩,演戏之外的东西,我去提醒他们一下,让他们别迟到了。”
         “哦,那你回去吧,我己应通知过他们了。”                            “好,那我先回去补妆了。”
          胡耘豪有专访而张铭恩乖乖听了王闯的话去酒店了。
          张铭恩坐在车上一边用手往嘴里塞着饼干,用力的咀嚼,两腮塞得满满的活像一只小松鼠。还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我可怜的美食你离我而去了。”的搞怪话语。
           但是下一刻,张铭恩只觉得眼前一黑。并且耳辺听到了砰的一声。接着便没有了意识。
           再次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三张熟悉的脸。陈伟霆,张艺兴与应昊茗。试着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经历过车祸之后,竟然一点伤痛都没有。一边心里想着自己命大,一边坐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像陈伟霆与张艺兴这两个明星,为什么会在我身边?不过都是我认识的人,说明我还没有死了喽?
          我们天真可爱的小祖宗,是这样想着的。
          “我说昊茗我昏迷了几天了?聚会过去吗?”张铭恩对齐铁嘴说。虽然聚会上要应付很多人,菜吃不了太多,但终归是好吃的呀!
           齐铁嘴却是牛头不对马尾的问:“你是谁?为什么和张副官长的这么像?”
           并伸出手在他脸上捏了捏,又说了一句:“这也没有人皮面具呀?莫不是?”扭头对着‘陈伟霆’说:“这张副官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或哥哥不成?”
        张启山摇了摇头说:“不可能,日山是主系,他有几个兄弟姐妹?怎么可能无人知晓?”
         张铭恩拍开齐铁嘴捏他脸上的手气鼓鼓的说:“我说应昊茗你入戏也太深了吧!”
         什么张副官呀,这不就是戏中的人物吗?还是说,他们在拍什么张副官失忆?不对呀!这里又没有摄像机?而且我又没拿到这个剧本?
        张铭恩感觉自己脑子都快要炸了。不过依旧定下神来,仔细听他们的对话。

           

你若为王,我定为臣(2)

         “风刃!风刃!你猜我这次又给你带什么来了?”雪凛的声音从很远就进入了风刃耳中。
         过了3年雪凛怎么还是如此的毛燥,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般 “又是一把琴吧?”
          不知雪凛从那听来自己喜琴,每次出征归来后便会送自己一把琴。而且本对乐理无感的这人却只要一归来便一定要听他弹的曲子。
          “哈哈!原来大名鼎鼎的风刃小皇子也会有猜错的时候”雪凛手中拿着一个长木盒走了进来。
          打开了这盒子,里面竟是一把剑,更让风刃吃惊的是这还是一把女子剑,抽了抽嘴角:“雪凛你这是拿成了送飞霜的礼物了吧?”
           雪凛听了风刃的话之后像个做错的孩子似的低下头,眼睛看着脚尖,用小到风刃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我……我只是只是感觉很适合你,我我没别的意思”
           看着好似快要哭出来的雪凛,轻笑了出来:“没事,别多想,这把剑……”风刃看了一看那把剑为了不伤这傻子的心:“我很喜欢。”
            “真的吗?那你可不可以用……用这把剑舞……舞剑给我看?”雪凛又小声的对风刃说。
            “你雪凛你……”风刃听到之后第一反应便是不可能,一定不可能,在抬头之后看到了雪凛那双眸子,里面竟有了水雾,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下意识说了一声:“好。”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没看到雪凛低头时的眼中窃喜。
             这把剑虽然是女子剑却大大方方,风刃舞起来到是好看,突然脚下不知被何物绊到,雪凛手急眼快抱住了风刃,呼吸打在了风刃的脸上,脸十分的热,让风刃怀疑的自己是不是发烧了,心里想着:第一次那么近的看雪凛,发现他还是很帅的吗。不对不对我这是在想什么!”
             瞪了一眼雪凛没好气的说:“还不把我放下!”看着摸不清头脑的雪凛心情无由的好了。
              这时梅香飘来,雪也落了下来宛如当年初见,不同的是两人心中已深深的在心中刻下了对方。

       完

你若为王,我定为臣(1)

       那天冰封千里雪舞满天。
       雪凛拿起母亲已死的急迅手渐渐握紧又渐渐轻开。
       仓凉一笑:“父亲果真还是为了那女人对母亲下手了吗?”
       记起那姓羽的女人没来之前他是怎么说的?好像是对母亲许下了一世的承诺吧。如今可真是嘲讽……
       “你在这干什么?”一个声音打断了雪凛的思考
回头一看却是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
         那是雪凛和风刃第一次与相见,却不知对方是此后一生的牵绊。
          “那你在这干什么?”雪凛反问。
          “这雪梅阁今日梅花盛开自是来赏梅的。可我看你的表情又与之不符便上前来问了。”
          风刃虽只有十四说话的语气却似成人。
          雪凛又细细打量了一下眼前之人。
          五观如雕刻出来的一般完美,气质儒雅如画中走出的仙人一般,那双眸子中灿若星辰让人不由自主陷入其中。
          皮肤很白应当不是军人。
         不是军人却可在这军营中加上一身华贵的气质让雪凛想到了皇族。
         此人年龄又小而羽皇又只有两个儿子八九不离十是小皇子风刃了。
          行了一礼“臣雪凛见过皇子殿下”  “那用叫我皇叫我风刃便好,现在可以说一说你为何在此了吧?”……
           “那……雪凛你……可想这为你母亲复仇?”风刃放下酒杯对雪凛说。
            苦涩一笑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不了,霜儿还小” 
            “你……”风刃刚开口便被雪凛打断了“你不用劝我了,至少在霜儿长大之前我不会去想这件事的。”
           “我只是想说你喝的是我的酒杯。”风刃扶额无奈的说。
            两个少年对视良久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哈哈!”
             少年,看顺眼之人便可交朋友不似成人要思前想后,担心很多事。而此时交的朋友便是一生至友。
              “风刃走,我带你去看练习场。”雪凛伸出手来。握住那只手,笑道“好。”紧握住的两只手一握便是一生。

被法医秦明虐哭吃口糖补补

         “喂!林涛你的那个宝宝来了没啊?宝爷我可要饿死了!”大宝对林涛说。
         “快了,快了。”林涛露出了太阳般的微笑。
         大宝推了推一旁正在乖乖喝粥的古祥物说:“我说老秦你怎么一听到宝宝这个词就成这样了?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哼”秦明傲娇的哼了一声心想“我就是宝宝的事实我会告诉你吗?哼!〞傲娇小公举己上线
           过了一会儿,一个服务员走过来把一个东西送到林涛手里,大宝发现这东西自已竟然嗅不出来(大宝:我真不是警犬!)便刚想开口问林涛到底是什么却被眼前的一幕给彻底震惊了!
           只见林涛把那个东西的盖子打开,里面竟是一枚戒指!脑中有些短路:不是吗?为什么朝秦明单膝下跪?要跪也是秦明跪吧?你不是温油受吗?还有秦明你不是冰山攻吗?不对,你不是直男吗?把手伸出来是几个意思?
            大宝表示很受伤,直到回到警局大伙用一种像看可怜动物的眼神看着她,小黑甚至默默从桌子后拿出一包狗粮送到大宝手中。大宝才知道林涛在打电话时为什么没人问他宝宝是谁,因为整个警局除了自己都知道。
             准备把狗粮扔了,虽然姐的鼻子很灵可姐不是警犬!刚出警局就看到了秦明正在吃林涛手中的苹果,看了一眼狗粮:算了姐需要吃口狗粮安慰一下自已,补一补,狗就狗吧。

林秦

         ‘’秦明他……要结婚了你……”大宝把请柬给了林涛。
          看着那刺眼的红色林涛心中无由的难受仿佛被打了一针似的。
            “我知道了,告诉他我一定到场。”心中嘲笑了自己一番当初说分手的不就是自己吗?他有他自己的自由吧。“咳咳……咳……咳咳”剧烈的咳起来。
            大宝上前拍了拍他的背“我说你这样了还想着秦明,不然我去告诉他。” “不行咳咳……你……不要告诉秦明……恨总比爱容易……忘咳咳”
              举行婚礼当晚,林涛穿着一身正事礼服来到了,看着自己心爱的人与另一个女人走过红毯对自己那礼貌的笑却让他害怕。
                耀眼的灯光刺痛了双眼,尽力扯出笑容却不知是如何的苦涩,见到秦明与那人互相交换戒指,心想:两人可真是太般配了,秦明你可算让我放心了一回,可我宁可你依旧是我的秦小明,可现在的我不行。心中一疼似被利刃划过,口中一甜却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对他敬洒。
              他们一间只隔了短短一步却又仿佛隔了千山万水。无人敢越过。
               十年之后……
                 秦明被犯罪份子打了一枪奄奄一息,大宝想起当年对林涛的承诺心中却己想毁约“对不起林涛我不想老秦死之前还恨你,你那么阳光不该让人一辈子恨你。”   告诉了秦明林涛是因为自己得了重病才执意要与他分手
               还有林涛临死前说过“大宝其实我今生最怕的不是鬼不是老鼠而是不能天天给秦明送苹果,我不怕死我怕我死之后秦明会不会孤独我怕没了我他下雨天怎么熬过。”
                秦明的泪划下带来了一声“滴――”的声音,大宝知道他去陪林涛了。